orangever_

698佐鸣不逆不拆 清水期大概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不会取题目

还是忍不住熬夜写完  实在太太太多想说的  但鉴于文笔有限 讲不完全

其实写这个心情超级复杂  明明是轻松风格 后面自己就觉得好压抑好压抑 

现在这个阶段难受又坚持着  但只因为是他俩所以觉得无所畏惧  


 @来自沙漠的西瓜   都怪你 小拳拳捶你胸口


日常预警:文渣

                  或许有bug




——————————————


01

「把袍子拉下来点,肩部以下一点点,对!对!别站着,坐下来,随便什么姿势,自然点就行!」

漩涡鸣人——《火影忍者》男主角此时正受某不正经且没有营业执照的杂志社邀请拍写真集,与他一起的当然还有其基友宇智波佐助。
虽然《火影忍者》由于套路越来越多,剧情越来越拖沓,热度比几年前消退了许多,但这并不妨碍这部热血长篇连续剧两大男主的吸引迷妹力。
就如同剧里面的许多超常忍术,戏外的他们也仿佛有特殊的魔力让粉丝们保持坚持不动摇的心爱着他们。
这就让商家们有机可乘,各种定制等身抱枕图集卡贴海报卖不停,也应了粉丝们的需求。

刚拍摄完一组照片,鸣人站起来把衣服理好便开始向摄影师发问。
「那个,为什么衣服不好好穿要拉下去啊,而且为什么我坐着佐助站着,看起来我气势上有点不足诶。」

「鸣人!你这就不懂了,现在这就是市场上的需求,粉丝们想看什么?英姿飒爽的?帅气的?这些剧里他们都看了不下几百遍了,他们不缺这些,所以我们要满足他们的需求,迎合消费者,懂吗?」摄影师滔滔不绝地给鸣人传授市场营销手段,看鸣人听得专心便更加来劲,「化妆师,去给鸣人补妆!眼影要没了!所以我们要让他们看到与众不同的你!我也是逛了很多社交平台,参考了粉丝们的意见才得出来的这样的造型,不要怕,放心拍,你就算不相信我你还能不信你粉丝儿吗!」

鸣人听得傻愣愣,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觉得只要能让粉丝满意就好便哦了一声不再纠结这事儿了。事实上,他也没有选择,因为他和佐助,真的没钱了。


02

他看向另一边正在拍摄的佐助,正穿着晓袍一脸冷漠地摆pose,不禁咕哝「佐助这套真帅,就和我一样,和我真像情侣装」。
随后他听见摄影师让佐助换上疾风传第一套也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一套——深V露胸白衣麻绳套装。

「摄影师!为、为什么要让佐助穿这件衣服,太……」

「鸣人,佐助颜值高,而且白,这身衣服特别适合他,写真集少了这个没有亮点。当然我不是说你颜值不高不白啊。」摄影师看着鸣人皱眉的样子开始继续给对方做思想工作。


「太露了!」那可是佐助……

「据我所知,有多少小迷妹不是因为第二部蛇窟佐助这白衣飘飘的登场而沦陷的呢,你说是不是,你难道不心动吗?」

「我虽然那个啥吧,但是还是太露了。」……的身体……

「剧里佐助露了多少集数过没?后面没露了粉丝还不高兴了!这个造型粉丝看!不!够!我给你讲,等会佐助还要把上衣给脱了。」

「你说啥???」鸣人听了最后一句话瞬间想搓个不存在的丸子出来。

佐助换好衣服就听见鸣人和摄影师在火热地讨论,一听内容不禁乐了,但还是保持面无表情。


「鸣人,别在意这么多了,脱上衣也没什么,剧里我还在水里半裸你忘了?」虽然听得津津有味但介于怕鸣人一冲动就失去收入来源,佐助还是发了话。

「还是说你不想别人看我?」

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语气,鸣人看着台上那人逗弄的眼神瞪了过去。

「切,你就自恋吧佐助,不管你了。」

「没事,回去让你看个够,其他人看不了的你都可以。」

「……」



03

等到两人的part都结束后,摄影师说让他们稍等便去找领导沟通有无其他补充内容。
鸣人和被他硬逼着换上另一套高领套装的佐助就在休息室窝着。

翻了翻手边书栏里拿出来的电视剧相关情报杂志,鸣人便停在其中一页移不开眼睛了。

「天哪,佐助你快看。」
佐助看了看在眼前放大的有点扎眼的几个大字,把书拿了过来就随意甩到了一边。

「有什么好看的。」

「我真没想到,tv不继续做下去还誓不罢休了!」鸣人说着就开始蹂躏自己的头发。

「是你太傻吧,有钱赚为什么不做下去,做他个几百代。不过现在和我们没关系了。」

「说实话,拍了这么多集,对人物领悟了那么多,都已经有我就是他的错觉了,却被要求完成我不愿意演的戏。虽然已经走人了,但还是有点割舍不下,更多的是无法接受吧。」一提这个电视剧鸣人就很认真,毕竟付出了很多心血,感情也来得真挚。一下子情绪低落,鸣人索性窝在佐助怀里等待接受宇智波式教导。

「嗯,所以我们只负责演出到我们认为应该完美谢幕的那个时候,之后的不用去管也不用在乎。没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事情,就像这部剧,最后的结局是被写死了的,荒唐却不足为奇,但我们还是没有受制于这个枷锁,完成了我们的使命,在那个时点全身而退,不超越那条线,这也是我们作为演员的一个原则。」

久久不听鸣人搭腔,以为怀里人已经睡着了,佐助低头却看见那人眼神发亮地看着自己。

「佐助,你讲道理的时候真帅。」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现在都成无业游民了,还是思考去加盟一乐拉面来得实在!」

「你后悔吗?」佐助靠近他的脸,定定地看着他,左手附上鸣人的手。

「当然。」鸣人笑了。
「不后悔。」

他也回应佐助的手,两人的双指紧紧地勾在了一起。


04

摄影师一进门就看见闪着粉光浓情蜜意的二人,不禁后悔忘记了敲门。

「那个,最后再来拍一组吧。应主编还有广大粉丝的要求。」

「最后的终结之谷没能实现的和解之印。」


————————end————————


一直想着谦谦的歌词  觉得很适合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收起了底线

   顺应时代的改变看那些拙劣的表演





这大概是我和我瓜瓜最后的倔强  

死也不吃698之后  

鸣人仙人模式是我最想艹的一款
简直了 看着他衣服裹那么紧就想对他不可描述 那眼睛也色气得要死 却又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其实衣服不用脱 就那袍子垮到一定程度我就已经兴奋了


果然没有三次元好友在的平台就开始放飞了 excited



所以我还是想说
为什么快要开学了才有满满的动力开我的脑洞
而且事儿又多 倒计还有3天
大概是废了 明天得7点起了🐶

情人节前的一次群聊

qq群真的很好玩啊


先祝佐鸣情人节快乐




————————————————————



起因是因为身为管理员的鸣人在班群里发了这样的消息……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鸣人你把班级群名和头像都给改了??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我还以为我们的群不见了,我了个赤丸,鸣人你要搞事情?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嘿嘿。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主要是你们放了假都不说话,群里好冷清,来聊天啊~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天,你行了啊,居然把佐助拿来当表情包。你完了鸣人。@宇智波佐助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这是真的佐助?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难不成是假的?
(沉迷画画の)佐井:佐助君的头衔真棒呢。自己改的吗,挺自信的。在演中二病男二吗?🙃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天!你居然艾特佐助!小樱你! 


(人生迷路  の)旗木卡卡西: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没有啊,头衔是我改的,超适合佐助的有没有!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嗯,还算是凑合。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关你什么事。@佐井
(沉迷画画の)佐井:呵呵(^_^)
(明天卖玫瑰花の)山中井野:一股硝烟弥漫的味道。坐着吃瓜。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还有鸣人用那图没关系。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哦,不该艾特的,我的锅。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赤丸告诉我这有它今天的晚饭。

(沉迷画画の)佐井:明天情人节呢,祝大家节日快乐。😃
(人生迷路  の)旗木卡卡西:这节日老师不是怎么想过呢。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排卡卡西老师。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1  

(明天卖玫瑰花の)山中井野:明天好日子啊,怎么不过,财源滚滚鸡年大吉!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井野猪你的生意怎么样!
(明天卖玫瑰花の)山中井野:已经被预定完了,明天再进一波走上人生巅峰。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不赖嘛,明晚走去吃饭。  

(明天卖玫瑰花の)山中井野: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等等,牙你怎么和老师一样不过节日啊,卡卡西老师我还能理解,毕竟年纪大了,可能跟不上我们的潮流,你可是一大老爷们,去嗨!去放纵!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你发的图真的好适合我和赤丸。  

(人生迷路  の)旗木卡卡西:鸣人你为什么要这样说老师,就因为上次吃拉面偷了你一个叉烧吗?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都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悲伤的气氛??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我先去喂赤丸。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百思不得其解。@宇智波佐助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没事,他们自身的问题。
(人生迷路  の)旗木卡卡西:你好歹也是我的学生,佐助,善待老师,嘴下饶人,你的学分说不定能够和你的成绩相匹配。  


「宇智波佐助撤回了一条消息。」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没事,想那么多没用,明天请你看电影。@漩涡鸣人
(沉迷画画の)佐井:能在班级群里脸不红不害臊地说出这种话,佐助君你世界第一棒呢。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   

(沉迷画画の)佐井: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好!我还要吃拉面!佐助,明天好像很多店铺都搞活动诶,情侣限定那种。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嗯。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你们已经……
(沉迷画画の)佐井:我猜某人心里肯定如同炸开的烟花,不过,怎么可能。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你们在说什么?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所以我们可以假装情侣啊,天哪!可以便宜好多钱,你说是不是佐助。
(人生迷路  の)旗木卡卡西:是的。鸣人你这小子真聪明,这招数都用的上。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我就说……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嘿嘿。   

(沉迷画画の)佐井:    
 @宇智波佐助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楼上你再bb
(沉迷画画の)佐井:「语音」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怎么一言不合就唱歌。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鸣人私聊。
(沉迷画画の)佐井:「语音」
(拉面至尊の)漩涡鸣人:哦哦。
(沉迷画画の)佐井:再见佐助君。祝你节日快乐。@宇智波佐助
(酷炫狂拽の)宇智波佐助:谢。谢。  

(明天卖玫瑰花の)山中井野:对了我忘记说了,我隔壁那家蛋糕店,好像有个活动,说是情侣热吻60秒可以畅享该店产品哟,不限男女!@宇智波佐助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干得漂亮。
(明天卖玫瑰花の)山中井野:谁帮我再艾特一下全体成员!!   
(人生迷路  の)旗木卡卡西:@全体成员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怎么都没人了?  
(温柔淑女の)春野樱:你来晚了,今天估计没啥事了。都散了吧散了吧,明天再围观。
(爱狗达人の)犬冢牙:好吧,准备一下明天遛赤丸去。





(嫌麻烦の)鹿丸:怎么一下子99+了?






——————end——————


60秒激吻那家店就是好利来233,畅享半熟芝士来着?


语音1:期待 期待你发现我的爱 无所不在  我自然而然的关怀

语音2:从前从前 有个人爱你很久 ...... 但故事的最后 你好像还是说了  拜拜



逛街の日常

霸道达摩爱上我

我有病系列


阴阳师游戏相关  黑达摩x白达摩   傻白..甜?


预警:文渣  

          不玩游戏可能看不懂








「佐助!佐助!」

「……」

「佐助!你怎么不理我的说!」

「……」


鸣人等了一会见佐助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便直接用身体撞了过去。后者只是云淡风轻地往后一闪躲开了这个不知自己力度多大的笨蛋吊车尾(专属爱称)。

差点快栽倒的鸣人最终还是凭借天生的平衡性稳稳地直立了起来。



是了,漩涡鸣人,已经满级即将升上5星达到人生巅峰的4星白达摩,正在和他的青梅竹马二星酷炫拽黑达摩——宇智波佐助谈天论地。

为什么说他俩青梅竹马呢?
鸣人是周一的时候被1000好友点换来的,虽说白达摩不算稀有,但与如今被大吉达摩欺压的红达摩比起来待遇算是好了许多。
刚出来还没待多久他就听见了阴阳师又对商店老板嚷着勋章够了换黑蛋啥的,过了会他就看见阴阳师的手中果然多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天哪,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黑达摩吧。鸣人心里惊叹道,一边用炽热的眼神盯着这颗一直沉默,对他的视线无动于衷的黑蛋。
鸣人听前辈说过,黑达摩是阴阳师最想要的达摩,是升级技能之法宝,对ssr式神极其适用。
想到对面这达摩被夸得那么玄乎,鸣人更想和他一起玩耍了。


就这样被抱到仓库——他们的住所,手持扇子的阴阳师仿佛今天心情不错地对他们俩唠叨。说是对着他们,但鸣人知道其实对象只是旁边这个散发着高贵气息的黑达摩而已。他静静聆听着阴阳师一个人自言自语。

「啊这个小黑达摩怎么办才好呢~咕咕鸟技能满了哎……算了等抽到小茨木再说吧~其他ssr也可以!黑蛋我就放这了,ssr你们来不来就是你的事了!」


终于唠嗑完,目送着阴阳师离去的欢快步调,走远了鸣人还能听到那人激愤励志的豪言壮语。

「我才不要月见黑皮肤!非酋中级礼包我不需要!」



鸣人晃了晃身体,他实在理解不了平安世界这么伟大的阴阳师变成养成达人后的热情,或许这就是执念吧。
他定定地看着旁边的黑达摩,若有所思。



果然……好黑……就和阴阳师的脸一样……



「喂,吊车尾你傻楞地看着我干嘛。」

黑蛋说话了!
不重点不在这……


反应了半天鸣人才后知后觉发现黑蛋的恶劣用词,马上怼了回去。
「你才吊车尾的说,臭黑蛋!」

「…宇智波佐助。」

鸣人惊讶于淡定报上名来的黑蛋,不,佐助,他还以为黑达摩一类的都不好相处,看来是他多想了。可能佐助只是不爱说话,性格冷静罢了。


「我是漩涡鸣人!交个朋友吧!」

「哦,是吗。吊车尾。」

他撤回刚刚对佐助的谬赞,这个蛋,果然很讨厌!

「混蛋佐助!不准叫我吊车尾!」

鸣人愤愤地朝他喊道,他不喜欢佐助这么挑衅的语气。

「白痴。你这个二星白达摩,你看看周围。」

这时鸣人才想起仓库除了他们俩还有其他各种达摩。二星红达摩多的到处都是,黑达摩就佐助一个,而白达摩,他的同类……却普遍都是三星及以上,二星的都没几个。
现在鸣人知道佐助是几个意思了。

「我…我要证明给你看我才不是吊车尾!我一定会成为最棒的升星白达摩!」

「哼。那我就等着看吧。」



就这样鸣人很努力地去升级升星,每次多了一个星鸣人都会向佐助嚷嚷,兴奋地蹭佐助。通常这个时候佐助说他笨蛋白痴也没有用,只能无奈地接受鸣人的亲近。不过他也不讨厌。
鸣人升到四星的时候,身体就有了变化,他成了自带特效的白达摩。佐助看着在一边一直蹦蹦跳跳笑得十分开心的笨蛋吊车尾,不禁也弯了嘴角。

他们会偶尔外出捡童男童女和姑获鸟掉下的毛做一个小被子,也会向萤草讨手上拿的量产蒲公英回去当小枕头。当然要东西这事都是鸣人来做。
鸣人会强行拉着佐助,以“这世界很大我们应该去看看”名义去和小蝴蝶精一起玩手鼓,去看鬼使黑大哥哥用镰刀收割大米或是找鲤鱼精感受被泡泡包围的感觉。

虽然佐助一脸地不愿意,但其实和鸣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很快乐。



偶尔鸣人也会问佐助为什么不升星,佐助只是像看傻子一样盯着他,平静地回答。
「笨蛋吊车尾,我们黑达摩就是拿来升技能用的,升星升级没有意义。等到那阴阳师抽到ssr,我的使命就结束了吧…」

鸣人看着这样的佐助,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他会马上扑向佐助,真诚地注视着那双黑黑的眼睛说话。

「佐助在我心里是超级厉害的达摩的说,虽然你只有两星,但比其他达摩都棒!就算来了一百个黑达摩,你也是我最喜欢的佐助!」
你的好友佐助吹已上线。


佐助对这么认真的鸣人没辙,也因为这么直白的告白红了脸。虽然鸣人看不出来。
喜欢什么的……白痴吊车尾…





但总会有突发情况。
比如阴阳师给其他式神升星时,鸣人就会藏起来不让阴阳师将他喂了。

「不行的说!我还没有升到5星给佐助看!」
这话佐助听起来十分受用,这小傻蛋。


于是每次阴阳师来仓库找白达摩的时候,佐助都会用比鸣人高那么两公分的身形挡住鸣人。或者在阴阳师靠近时用“你带走他我就离开这个破地方”的眼神冷漠地盯着他。

所以当仓库里的红白达摩来了又去,鸣人依然还待在这,和佐助相亲相爱地生活着。



「佐助!你知道吗,之前我们去外面玩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小姐姐!就是傀儡师小姐姐啊!」

「嗯…怎么了。」

「她被喂了!!被喂给其他式神升星用了!好残忍的说!明明是阴阳师早期使用的式神…」

「所以说适者生存,弱者淘汰啊。」

鸣人听了这话若有所思,接着看向佐助。

「佐助我一定保护你的说!谁欺负你我撞他!」
鸣人傻乎乎的脸在佐助眼里看来甚是可爱。他忍不住跳了过去,趁鸣人还在愣神的时候快速地往鸣人嘴上“吧唧”了一口就退开观察鸣人的反应。

「…佐助你干嘛?」白蛋问号脸。

鉴于口嫌体正直这个设定,佐助在大脑里想了几个词,最终说了他自认为最浪漫的撩蛋用语。

「我想吃你。」
该死……太羞耻了。
佐助假装45度仰望仓库的天花板。

等了很久鸣人都没有声音,佐助开始慌了。这个傻蛋该不会开心地晕过去了吧。

但他只看见鸣人踌躇着又马上下定决心一般说了让他又好气又好笑的话。
「我…我可以!但是佐助真的要吃我吗…吃我你只能升级不能升星的说…?」


傻蛋!哪有这么傻的蛋!比食梦猪还笨!
在外面晒太阳的食梦貘:???


知道这样说不通,佐助想他只能打直球了。

「你知道外面的妖狐和跳跳妹妹吗?」

「我知道!妖狐还会突有爱心的风刃!他们好像是一对的说!」

「嗯……我好像也找到了我的命中注定之…蛋…」

「他叫漩涡鸣人。」

佐助盯着鸣人从惊讶到疑惑再到害羞多变的面部表情甚是愉悦。


「吊车尾,你现在都快变成红达摩了。」

「还不都是因为佐助!」


佐助跳在背对他的鸣人身旁,开始用身体蹭他或是轻轻碰他。

「吊车尾。」

「……」不理他。

「笨蛋吊车尾。」

「……」不理他。

「鸣人。」

「呜哇哇哇!你饶了我吧混蛋佐助!」此刻鸣人认为佐助叫他吊车尾简直是太正确了,多听一次佐助叫他名字他就快心跳加速砰砰砰炸成烟花了。他这个蛋怎么就这么好撩呢!!
不得不说佐助的声音真好听……


「鸣人鸣人鸣人鸣人鸣人鸣人鸣人。」

「我不听!我不听!别想撩我!佐助你这个坏蛋!」



仓库里其他的达摩:mdzz…这两个蛋好烦。





鸣人终于还是成功升了五星,找佐助要抱抱举高高。
同时这也代表,在阴阳师召唤到ssr之前他和佐助可以安稳地过一段时间了。
但佐助心里有了危机感,虽然阴阳师脸黑,但非洲阴阳师偷渡到欧洲的事件数不胜数,他担心这概率若是被自家阴阳师撞见了,那他和鸣人……

「佐助,我们去晒太阳吧!」

「嗯……」
算了,担心这个也没用,该来的总会来的。



然而他担心的事情很快就来了,隔了几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佐助就在仓库里隐约听见外面的躁动声以及阴阳师特别高亢的叫着“第一个ssr”。

他连忙向刚从外面回来的另一个白达摩询问情况。

「哎。阴阳师召唤出了茨木童子,估计我们的日子到头了。」说罢这达摩眼神复杂地看了看佐助和鸣人,叹了口气就跳走了。

佐助心里算了算茨木吃蛋满级升星的时间,连忙叫醒鸣人打算带他跑路。

「诶?真的吗佐助…」鸣人呆愣着,慢慢咀嚼佐助带来的惊天霹雳大消息。

「鸣人,我们走吧。离开这!」

「走…我们去哪——」
话还没说完,仓库的门就被推开,佐助像看见了阎魔一样狠狠盯着阴阳师。

随即他的身体离开了地面,和他一起被抱在阴阳师怀里的还有鸣人。
而跟随阴阳师来的姑获鸟也同时抱了足量的四星与五星白达摩走。

为什么……佐助不能理解现在的情况。
但阴阳师自言自语般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居然召唤出了四星茨木,果然我是隐藏的欧洲人哈哈哈!小达摩们你们终于派上用场了!」

在阴阳师快步往新设的“茨苗培育基地”走去的时候,佐助一直盯着鸣人,鸣人也回望着他。
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周围一切的事物都和他无关了,只有这一刻他想把鸣人刻进脑海里,刻进生命里。

最后是鸣人先开了口。

「佐助,你说我们吃起来好吃吗?」鸣人看着阴阳师把红达摩全部喂给了小茨木,看着他慢慢变大,看着他在吃着几个四星白达摩。

「好吃。你很好吃。甜甜的。」

「你也是的说!」

鸣人看见茨木升到了五星,休息了一下,又开始吃红蛋,心想这茨木真能吃。

「佐助,我们马上就可以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嗯。」

「我好幸福,你见证了慢慢变成现在五星的我。当然现在我想证明自己的意义不是为了被吃,是为了你,为了有资格和你在一起。」

「笨蛋。」

鸣人看见茨木满级了。
佐助看见那双大手往鸣人那一抓,他甚至想去撞这个ssr,但被阴阳师紧紧抱住的他却不能动弹。


「我还没有和佐助一起盖大天狗的毛做成的被子!我还没有看过佐助四星特效的样子!肯定很好看!佐助!佐助!我最喜欢你了!」

佐助看着一股脑说出自己心里所有话的鸣人,想笑,却扯不起嘴角。

「我不怕被吃掉!我只是怕不能和佐助在一起了!不过佐助你也会被吃掉,我就不是那么害怕了,听起来很自私,但是要死一起死吧佐助!」

傻蛋……我的傻蛋…傻的可爱……

「阴阳师,你不是要给这个式神升级技能吗!快放开我。」
佐助平静地语气让阴阳师犹豫了一下,最终松开了对他的束缚。



他往鸣人那跳去,和其他白达摩一起被送往茨木嘴里。


最后看见的,是从未变过的鸣人的笑颜。






皮皮虾 我们走!

最近被皮皮虾表情包洗脑  真的蜜汁搞笑啊


预警:bug多  

          文渣


二哥对不起(土下座   祝你和鸣人乘着皮皮虾去往美好的xing福世界






宇智波佐助做了一个梦。

他不常常做梦,睡觉也一向浅眠。
活在一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的忍者世界,睡得好命不保,这个道理他是知道的。
所以即便是忍界赢来了暂时的和平,并且他和媳妇儿漩涡•终于不发卡•鸣人互相坦诚心意搞在一起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后,他也没有改变原来的睡觉模式。
虽然有个人抱确实很舒服。


梦中的他并不是上帝视角,他还是宇智波佐助。
之所以能够这么笃定是因为在他身旁躺着的就是露着肚脐眼睡得非常熟的漩涡鸣人。

这个梦想表达什么?
宇智波佐助陷入了沉思。

以前小樱说过梦有时候会有预示效果,还举了个例。
「我昨天梦见鸣人中午吃了两碗拉面,结果今天他真的吃了两碗!我的天!梦太准了。」
他一顿三餐不都是喜欢吃拉面?
「小樱!你的梦太灵了,我也想做这种预知梦!」旁边的鸣人还在傻呵呵地附和。
…………
仿佛感受到了佐助无语的眼神,樱发女孩高深莫测地一笑,不慌不忙地解释。
「佐助君,你不要不信。你难道忘记了鸣人一般都是吃三碗吗?」

这一番话让他顿感震惊,莫非梦真的有这作用…


佐助还在思索的时候鸣人已经醒了。
「佐助!你起的真早啊。昨天你累了一天了休息一下吧。」
鸣人亲昵地靠了过来,搂抱住他。

突然袭来的鸣人的味道让佐助心情十分愉悦。瞧,这姿势,又在不知不觉中撒娇。

再回味刚刚鸣人说的话,佐助又陷入了沉思。

累了一天?
我昨天做了一天?
被我做了一天的鸣人还让我多休息?

宇智波佐助霎时被感动到了,虽然鸣人一直很百依百顺,什么姿势他想尝试都没有遭到拒绝,但这一次他实在输得心服口服。他想他宇智波最后一代传人最终铁定会被这个人吃得死死的。


厉害了,我的鸣。
瞧,我家鸣人这么宠我,
论忍界还有谁?
还有谁?
还有谁!?



还陶醉在梦里的幸福的佐助感觉鸣人离开了他的身子,仿佛在冰箱里拿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一盆充满爱之气息的小番茄摆到了他的面前。鸣人拿了一颗就往佐助嘴里喂。

「佐助张嘴,啊——」

梦果然很懂我。被投喂的宇智波这么想到。

「多吃一点!等下我们要出去玩。佐助一定要加油哦!」

终于有剧情了…
虽然佐助也想在梦里继续和鸣人黏黏糊糊,但还是有些许好奇梦的走向会如何。

「出去玩什么?」

「海上赛跑!其实我也很愧疚的说,明明昨天你都这么辛苦了,今天还要麻烦你和我一起……」说着鸣人很愧疚地垂下了头。

「没有的事。别多想。」

你都付出了身体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是男人绝不让自己的老婆失望!


果真是应了鸣人所说的「等下」,没一会就有人来敲门。



佐助看着兴奋的鸣人立马跳下床去开门。
他想他已经在床上待这么久了,是时候准备一下出门探索新剧情了。
这一想倒还好,但现实并不如他所愿,他根本没办法直起身来。
佐助终于发现了好像有什么不对。他动了动手脚,给他的感觉极其奇怪。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梦……


另一边鸣人开门后,出现的脸是奈良鹿丸。


「鸣人,好了没?牙他们都已经去了。」
说完他探了探脑袋进来,目光沿着佐助锁定在那一盆还没吃完的番茄上。

「我说,鸣人,你每天给它吃番茄会把它吃坏的。」

「哪有!我每天吃拉面还不是这么健康!没事的啦,而且我听志乃说多吃番茄能让佐助的颜色更红,你知道的,越红的虾跑的越快!况且佐助吃这个可开心了,来者不拒!」

「人家是皮皮虾,别乱起名啊。啧,以后它病了可别来找我。」

「肯定不会!」

……
……


后面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但佐助已经一个字也听不下去。
他沉默地看着在眼前放大的所谓的他的脚,不,脚们。
呵呵,简直了,红地灿烂,红地怒放,比他的写轮眼还红。



所以我是一只……虾?佐助突然在这个梦里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悲哀。
原来我只是披着宇智波佐助这个代号的……皮皮虾。


接着佐助度过了一段永生难忘的梦中时光。
先是鸣人将他从“床上”抱了起来,佐助立马仿佛是本能般感到没有了安全感,鸣人则预料到地安慰他。
「没事的佐助,马上我们去水里就好了哟!」
佐助瞟了一眼离他越来越远的单人床…………旁边的水缸……
哦原来我没和鸣人一起睡啊。失望。


之后佐助被鸣人带到海边,其他来参加比赛的人都是认识的木叶伙伴。而每一个人旁边都有一只皮皮虾。

佐助开始方了。

所谓的海上赛跑是……



鸣人用骑在他身上的行为完美地印证了佐助糟糕的猜测。
靠?用虾赛跑?没毛病?


佐助又气又急,气的是梦见了这么奇怪的东西还被鸣人给骑了,急的是他想从梦里醒过来却好像被禁锢住了一样不能脱身。

他听见了小李热血的声音在发号施令。
「燃烧吧青春!木叶村皮皮虾海上比赛——现在开始!」


之后的事佐助不想再回想了。
鸣人骑着他在海上奔驰,他这时才惊奇地发现虾还真的可以当交通工具。



佐助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也没有心思去管这个,他只想立刻醒来,离开这个荒诞的梦魇。
他根据鸣人的指示机械地向那个方向走,说是走也不算,他已经不能感受脚这一东西的存在了,唯一让他在意的是现在,在梦里这被鸣人支配的感觉,太真实了。

脑袋混沌的他耳边回响的是鸣人依旧健气不服输的声音。

「皮皮虾佐助!我们走!」
「牙,你放弃吧!论速度你是赢不过我的佐助的!」
「啊!走错路了!皮皮虾佐助我们回来!」


……
……
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来自皮皮虾佐助的愤怒。





直到最后他和佐井骑的皮皮虾撞到一起,佐助趁着恍惚的瞬间才猛地睁开了眼睛。

心有余悸地喘气的同时,他发现鸣人的金色脑袋还压在他胸口处不安分地耸动。

佐助用手拍了拍他的脑袋,示意后者起来。
而后定定地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回来的正常的手,顺带提了一下查克拉,才确认这是真的现实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佐、佐助你干啥,快把你眼睛收回去,大白天的吓人呢!」

鸣人一抬头就看着佐助一脸面色凝重,还开了个写轮眼,连忙靠了过去。

「佐助你出了好多汗,做噩梦了?」

享受着鸣人的擦汗服务,佐助回想了刚刚的梦,立马感觉头皮发麻。
不要再回想起来最好…

「嗯。现在没事了。」

「有我在你居然还敢做噩梦,逊死了!」

「你难道不知道胸口被压着睡觉就会做噩梦吗,罪魁祸首吊车尾。」

「诶…是这样吗?」鸣人尴尬地挠了挠头,立马换了个话题,「我给你说佐助,刚刚佐井给我发了几张图好搞笑啊哈哈哈!!」
说着还摇了摇手上的忍phone37。

「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特别搞笑啊,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梗是哪里来的就是觉得搞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看。」


但鸣人并没有给他看,而是直接将佐助人给推倒在床上,并且坐在了他身上。

「不行,太搞笑了,我要自己试试先佐助让我试试,等会你坐我身上也没关系。」

顿时,佐助仿佛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等等你…」


「皮皮虾佐助!我们走!」














世界陷入一片寂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这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佐助你觉得呢?」

「……」



「你是不是觉得不好笑,我给你看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肯定也会——」

「??佐、佐助你怎么又开眼?还有你脸好恐怖啊啊啊!」


「你。他。妈。走。够。了。没。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后,某爱的一族后代表示预知梦是存在的。
某黑发男子也支持他的观点。




end











瓜瓜 瓜瓜 来自沙漠的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瓜瓜



来自
沙漠

瓜瓜





















是一个大傻逼🤔


















也是一个小傻瓜☺

所谓交心

(被腾讯吞过相册描述的我 又栽在了留言了(zz…



现在的大数据时代真的很方便 无论是上网或是还是通讯 但确实也有弊端
和人聊天时光凭着字面上的文字根本不知道对面的想法 语音电话或者更胜一筹 但是都感觉缺少了什么

记得上学期发生了一点事很伤心很绝望的时候去找好朋友抱怨 想要寻求安慰什么的 但却被当做是在开玩笑 没有怎么敷衍我几下就没了结果 当时看着聊天框那几个字 (嗯 哦)一下子就像是被抽走了力气
以后再也没因为这种事向别人说心事了 不想也不敢
怕最后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所以我还是觉得 还是当面聊天比较好吧

印入我脑海的 是初中四楼在教室外背史地生一起看的那片深蓝
是高中行走在操场头上的天


高中时候真的很好 我和好几个同学一起促膝长谈过
从情感到未来 无话不说 我苦恼的时候陷入瓶颈的时候会絮絮叨叨说好多话 他们会静静地听 告诉他们的想法给我提建议 一席说完我觉得和他们是真的交了心

虽然和他们之间现在可能已经成了列表一员 可能还是与往日一同要好 但还是很珍惜当时的感受吧
会觉得 啊!我和她真的交了心的。

「可是没有梦想 何必远方」

有些时候就想就这么放弃了 又觉得不甘心
以前曾经写过一长篇的暑假有感 以为不会发生的还是来得没有防备 说实在的这种结果我也预想得到

但现实打在脸上 还是会有点疼阿……

以后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 随遇而安吧
以后安安静静地 就行了。